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土土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 我有我的人生

 
 
 

日志

 
 

转韩寒关于黑车及附经典对白  

2009-09-19 10:05:54|  分类: 经济 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于黑车,其实我和大家的观点不一样,我并不认为黑车是一个必须扑灭的对社会有着巨大危害的事物。但是为什么要扑灭黑车,为什么又扑不灭呢,我来打个比方。

比如说,某个外国有个黑社会(这个比方当然要打到外国去,因为只有外国才有黑社会),在它管辖的地方,有人成立了一个公司,每年都向这个黑社会交保护费,但是这个公司对员工的剥削非常的严重,无奈因为法律规定,员工要干这个活只能加入你的公司,所以员工们也没有办法。但是突然有一些人,做的是和这些员工一样的事情,却不用向这样一个剥削性质的公司缴纳任何费用,缴纳过费用的员工当然就不服了,凭什么我们交那么多钱,还有人和我们抢生意呢。这个公司当然要找黑社会反映问题,为什么我们交了这么多保护费,还有人和我们抢饭碗。黑社会老大一听,很火大,派出手下处理这个事情,结果手下一打听,这事情还不好处理,首先是这个公司的确太黑了,其次是那些抢饭碗的势力也慢慢壮大,不光形成了小规模的组织,甚至还渗透进了这个黑社会。但是毕竟收了保护费要有个交待的,而且老大给了一个额度,所以只能抓一些过路人装装样子。

那么,如果解决这个外国黑社会面临的棘手问题呢?其实很简单,收保护费的地方有很多,你也不差这点保护费,不要因小失大,索性告诉这家公司,你丫反正也赚够了,就散了吧,开放这个工种的限制,然后向每个工人收取合理的保护费。

 

同上,如何解决黑车的问题呢?就是消灭剥削性质严重的出租车公司,取消配额,让所有的黑车都变成合法的出租车,这样就大大提高了每一个出租车司机的收益,可以让他们使用更安全更好的车型,而不是车子很破,一张可以运营的纸可却是车价的十几倍。成立一个非盈利机构,只对出租车进行安全管理和登记,国家直接向每台出租车收取合理的所得税,事情就解决了。出租车引发了多少群体事件,国家又不差那点钱,何必呢。 

随文附送上海市闵行区交通科万科长语录:

张军称自己收入过万,不可能开黑车,对此,万科长强调说,是否 “非法运营”,与当事司机收入高低无关。

至于执法部门如何界定“非法营运”,万科长的解释是,只要司机和协案人员谈话内容涉及“谈价”,该私家车可立即被视为“黑车”,处罚依据为“非法营运”。

交通科的万科长说,没有雇社会人士诱骗车辆,“没有这种人”。“那很有可能是一部分有正义感的社会人士,是配合执法”。

随文再附送当事人谈话内容:

 

大队:你是XXX

    答:是的

    大队:你那事情你知道了吗?

    答:知道什么?

    大队:你非法开黑车的事。

    答:我向你要申诉的就是不是开黑车,我是私家车,在去公司的路上

    大队:那个人要上你的车

    答:我开始没让他上,后来他说胃很痛,就在前面,打不到车,叫我帮忙带他一段

    大队:他说叫你带你就带?你认识他吗?

    答:不认识,他说胃疼啊,我开始说是私家车不带,后来心一软就让他上车了。

    大队:他胃疼关你什么事?

    答:。。。。。沉默一会

    答:不是说要开世博吗,不是说要展现上海市民风采么?不是要热心对外国友人施以帮助么?

    大队:。。。。。沉默二秒,你认识他吗?说这些干什么?

    答:我是说ZF号召我们做这些,这些不是市民公民提倡做的吗?

    大队:你让他上来就是想做非法营运?

    答: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那地震灾区捐款捐物,那些人全国人民认识吗?我也捐了,但我估计你   和    闵行区城市交通执法大队没捐。

    大队:你别扯这些,不认识你让他上车干吗?

     答:我确实是他说胃疼要上车心软才让他上来的

     大队:你不认识让他上来就是开黑车。

     答:雷锋帮助的那些人他都不认识。

     大队:(一下子爆发) 喔哟,你还自比雷锋了,你还能了。

   

大队:你看这事就这样吧,就和解了,闹了也不好

     答:您说的我不明白,怎么和解?

     大队:就是即使你不是专业开黑车的,但昨天你载客的行为是开黑车。

     答:我说过了,我没收过一分钱,本不让他上车,他说胃很疼家在前面才让他上来的

     大队:好了好了,就这样吧,闹下去对你也没好处,你也是受过教育的人

      答:受不受教育公民在没违法的情况下都有捍卫自己名誉的权利

     大队: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懂我意思么

      答:不懂, 您的意思是交了罚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大队:是啊是啊,就这样大家都好

      答:那我还是要交一万背负开黑车的罪名?

      大队:你要这样我就没什么好跟你讲的了。

      答:我还要质疑你们那些是什么所谓的“执法人员”和土匪强盗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上来就扭我双手卡住脖子? 叫出示拘捕证也没有,将我推搡到面包车上,

          叫出示证件也把名字挡住老远晃一下。我没有违法,他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做?

      大队:那是你不配合执法。

       答:我犯了什么法了?

       大队:你不配合只有强制执行。

       答:我犯了什么法了?

       大队:你有开黑车的嫌疑。

       答:如果只是嫌疑的话就不能定性为违法,为什么他们七八个人要扣我双手卡我脖子?

       大队:我说了你不配合。

        答:要是执法人员,应该先出示证件,我会配合,而且我一个人又怎么能对付七八个人,这七八个人一下就上来压住我卡脖子,而后又将我推到面包车里,这是限制我人身自由。

       大队:这是为了保护你

        答:保护我什么,太荒唐了,暴力胁迫反扣手卡脖子这算保护我?

       大队:那当然是保护你

        答:有这种保护么?这是侵犯我,限制我人身自由

        大队:那执法过程中,你看对法犯人打的还很多呢

         答:打犯人也是不对的,何况我不是犯人

        大队:你不配合啊,没说你是犯人

         答:你既然承认我不是犯人,也说只是嫌疑。为什么还认为这种暴力手段是证券的?

        大队:有些人被抓到会找砖头自己拍脑袋,撞墙,所以这样是保护你

         答:我没有撞墙,也没有也不会拿砖头往自己脑袋上砸,现在是这群人在暴力胁迫绑架我,我需要这种“保护”

         大队:这是为你好。

         答:我实在是觉得你们一点道理都不讲,更别说道德了

         大队:你是说不通,反正我和你说了你还是这样拎不清

         大队:我再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挂电话。。。。。。

 

尊敬以及有可能看到我这封邮件的领导:

     您们好

     今天我怀着无限愤懑的心情给您写下这封邮件,我不知道您百忙之中是否能看到。但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上海市民,我今天所遭受的对待是我无法相信这是我们D的行政机关所为,也是我一生中遭遇的最不公平的对待。

      9月8日中午13点左右,我驾驶车号为皖XXXXXX的福特私家车由华宁路向剑川路行驶,在元江路口遇到红灯等候,这时候过来一穿白衣的男子,问我能否带他一段路,我先是拒绝,后他说肚子很痛可能胃有毛病等不到出租车他家就在前面,麻烦带一下。我说我工作单位就在闵行开发区马上就到了,他说他就在北松公路什么村,我心一软就让他上车了,其间我还说我有事要马上到公司,你往那边往松江走我可不能送你,他说不远就在华宁路北松公路转弯处,他说到给十块钱,我说不要但是待会到前面你就下,我根本就没准备要他这十块钱。在刚至北松公路转弯处,我还问这里待会怎么转到剑川路上,我不想再回头路,他说过了,叫我倒车回头。

      我往回倒了一些,刚一停车,此白衣男子伸手拔我车钥匙,一群穿制服的男人大约共七八人一拥而上将我从车上拖下来并强行抢走钥匙,我瞬间认为碰到了强盗还在呼救,这群人不容我分说,将我双手反扣卡住我脖子推搡至一辆面包车里,同时搜去了我的驾驶证和行驶证,并拿出一份准备好了的调查书(临时写上我车牌号)叫我签字,我拒绝签字,我说我没干任何违法的事情,你们是什么人,请出示拘捕扣留证件,他们未能出示,告知我是城市交通执法大队,只有一个人出示了个工作证并将姓名一栏一直遮着不给看,我说需要看到姓名,我没有违法,我也拿我的身份证驾驶证给你们看了,而且你们现在这么多人把我拘禁在这里,我需要看的是拘捕证不是工作证,其间我还请求不管怎样,我车上还有贵重物品,请让我拿下来,怎么配合调查我都可以接受,但请让我先拿下来,你们不能这样无缘无故的开走我的车,拿走我的东西。他们说不拿你东西处理好了你自己去拿。

      就这样在经过半个多小时在面包车上的拘禁,他们中有人用手指着我鼻子在说,我说请你放尊重点不要拿手指指着别人,他说他没指,他是用手指在空中晃动。我抑制不住满腔的悲愤,这还有什么天理可言?这是什么执法队伍?我要打电话报警他们也将我电话抢走。最后这帮人扔给我一纸《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调查处理通知书》将我推下车,我问我到哪里要回车,到哪里申述,他们说上面写得有便扬长而去。

      我无奈打的到七莘路778号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得到答复这是才发生的事情,材料还没到他们这里,叫我等10个工作日后,我说我车上还有电脑等贵重东西这时里面一工作人员才给我盖了个章叫我到春申路梅富路一停车厂去拿我的物品,我看到墙上有投诉电话,在去停车场的出租车里打电话向该单位投诉,得到的答复是会向领导反映。

      我又去交通执法大队的上级部门闵行区城市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交通科反映情况,一位姓王(汪)的女士接待了我,但还是说今天不行,要了解情况后给我答复。在此我向王女生提出几点质疑,我说您看我是否是像运营黑车的? 她回答不像,但现在不能定。我还让王女生看了手上的伤痕,我说即使是处罚黑车(何况我根本不是)在当事人没有任何逃跑的意图,这么多人围着为什么还要反扣手臂卡脖子,王女士回答说这些不是执法大队的人,是一些协管人员,并说坦率的说觉得我运气比较差。我完全不能接受这个说法,如果是我非法运营黑车,被抓那说我运气差,但我完全没有怎么会遭到如此强盗般的对待。

      我问交通科的王女士,这些协管人员冒充乘客并勾引车辆搭载行驶的行为不适宜作为我们**行政单位应采用的手段,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违法违规,是引诱(误导)违法,我们交通执法怎么可以雇佣这样一群人。  王女士也坦诚这些协管人员抓到一个运营黑车的会得到一份奖励,我问王女士那有没有抓错的,王女士说有,我问那抓错怎么办,王女士说抓错就算了,放车,我说那错抓就算了就没有给赔偿损失一说? 王女士说抓错车主也没什么损失么车子解除羁押么就算了吧,感觉到我对这答复无法满意,王女士又说:当然现在有国家赔偿法,不满意可以走法律途径,或者申请行政复议,不过那通常要至少两个多月。

      拖着被施以暴行奔波一天疲惫的身体回答家里,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给写下这封信。我父母都是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退休前也都是在**机关工作,从小接受的教育便是善待他人尊重他人,在地震时候捐款,每年以女儿名义向儿童基金会捐款,就连这次被强迫“执法”也是应这白衣男子的要求做好事,为何好心却遭到这样的对待。

==========================================================================================

 

 

正确的处理方式:

 

    开车的TF注意了,当心被“钓鱼'!

    妈的,今天差点被钓鱼,幸亏有朋友提醒过。

    早晨到龙吴路总厂开会,中午没在那里吃饭,回到莘庄随便吃了点,想回松江厂里。

在莘谭路吃了点东西,拐上了沪闵路,刚过了春申路,大概快到银都路,正好红灯,刚停

下,后面车门被人拉开,一男一女一下子就坐到后面。大概50多岁的,女的满脸焦急的说:家里小孩在颛桥出事了,让我帮帮忙带过去。

    我一听怎么这么耳熟啊,今年3月底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开赛欧的),在七莘路顾戴路那里也是这样两个人上来了,说的是同样的话,朋友好心,也顺路,就带上了,刚到颛盛路那里停下就那两个抢了钥匙,随后一帮狗娘养的冲上来说是非法营运,强行扣了车,最后找人花掉8000元,一周后拿到了车子。

    我一听,也不开了,直接拉了手刹,反问:运管处的?一男一女也不说话,拉开车门就要出去,妈的b,钓鱼钓到老子头上了,比他们快先出了车子,直接一脚踹过去,那男的蛮结实的,被连踹2脚居然没踹倒,女的跑的很快,根本就没顾那个男的,直接横穿过马路跑掉了,旁边两个路人大概看不惯我打岁数大的人,跑上来拦着我(这世上好人还是有的),我说:打110报抢劫!路人一听也不拉了,那男的乘这一眨眼工夫,窜过马路也跑掉了。

    到了厂里打电话给交警朋友,朋友说:现在运管处钓鱼的一般都搞新车,新车新驾驶员比较多,上当的也多,以后遇到这种事,直接中控锁,然后拉到老闵行,大叫一声我车上有钓鱼的,然后就不用管了。

   妈的B,以后别让我再碰上,碰上打死这帮家伙。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